忍者ブログ

精神病院訪客

我就在這裏,我從未離開...I'm here, I am just here.

[PR]

2017.09.24 (Sun) Category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A/E/A

2010.10.23 (Sat) Category : 丫丫有感

邂逅


“喂,亚瑟,过来认识一下我们盗梦业的亚森鲁宾!”
那个男人歪在扶手椅中漫不经心晃着二郎腿,逆光之下一时半会无法看清他的脸,他并未因柯布的点名而站起来或是做出其他表示欢迎的举动。亚瑟有些恼火,作为一个刚入行不久的新人,虽然已经做好了被轻视的心理准备,但是由于之前听柯布讲了太多对方的“丰功伟业”,亚瑟并不想掩饰自己对眼前这个据说是第一流的梦境伪装者的好奇心,然而对方那种模棱两可的态度,瞬间把他的热情浇灭了一半,剩下的那一半,也被亚瑟先入为主地打上了傲慢无礼的印记。
“柯布,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个小学生,我们又不是玩家家酒。”
对别人抬着下颚说话的通常都是些目中无人的自大狂。亚瑟微微皱了皱眉,他不明白自己浑身上下哪里像个小学生了,难道是衣领太高了吗?还是西装的开襟太短?
“别拽你的袖子了,真是……你不知道自己没刘海的额头就像个煮鸡蛋吗?”
“哈哈哈,埃姆斯,别欺负新人啦,以才入行半年来说,亚瑟的梦境可是非常难得的稳定呢。”
“什么稳定,说穿了就是缺乏想象力而已。”
“论想象力自然谁都比不上你,可是干我们这行稳定的人却不多,你就别再和我耍嘴皮子了。”
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这番无聊的调笑了?亚瑟正不耐烦,那个男人终于懒洋洋地站起身,两手插在裤兜里向他们走近一步。
“我是埃姆斯,如柯布所言,是一个伪装者。”
“……我是亚瑟,十六年前就从小学毕业了,现在是柯布的搭档。”


为什么EAMES的译名用埃姆斯不是伊穆斯
嘛,总觉得虽然读音而论应该用后者但是前者写出来比较好看耶=v=
PR

你,不是你

2010.09.20 (Mon) Category : 丫丫有感

有些时候,我们的内心真实到让我们不忍去面对这样的真实
你很难分辨出来,出现在你梦中的,比现实更生动的那个人,只不过是一个投影而已
当你发现你无法控制这个投影的时候,你才惊觉过来
现实世界的那个人,在你的内心留下了下如此深刻的痕迹
在柯布的梦境中,出现过两个这样的意外
第一个是梅尔,梅尔消失后,接下来的那个却是意外中的意外
——菲舍


如果可以,菲舍恐怕在自己的梦中对柯布下手不止一千遍了
但他从未那样做
他习惯在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观察梦中的投影
这让他明白,在自己的潜意识中,柯布是什么样子的
如果不用工具就能让彼此的梦连接在一起就好了
菲舍坐在酒店的吧台上,看着柯布又一次走进来,准备和自己搭讪
这个重复了无数次的邂逅场面,让他乐此不疲
他迫不及待、却欲擒故纵
菲舍听着那个投影对自己说话,漫不经心地想着
对方梦中的自己,此刻又在做些什么呢?

其实这是OOC……?

2010.09.16 (Thu) Category : 丫丫有感

小时候的罗伯特菲舍很美好,但是长大后却不招老菲舍待见,理由和所有豪门狗血情节一样莫名,性格弱鸡,喜欢的尽是些歪门邪道,行事作风中规中矩,不够杀伐果决,公司经营也帮不上忙,属于消耗父辈庞大财力的二世祖一员,唯一算优点的只有继承自母亲的美貌


菲舍很不能理解老菲舍对自己的看法,凭什么因为你快不行了,就非要我来继承你的位置呢?一点新意也没有,全是别人造好的东西,菲舍的叛逆从表面上看不出来,可实际上他却是一个性格诡异爱好超常的异端,这点,为菲舍做潜意识训练的迈尔斯最有发言权


“我不得不说,菲舍先生,您是我见过的第二个在没有受过任何训练下就拥有如此之强的潜意识的人。”
“在我之前的那个人是谁?”
“我的女婿,柯布。”
“哦,那么你的女婿用他的这种天分都干了些什么呢?”
“他是最出色的盗梦师。”
“盗梦?”
“是的,先生,这是一种潜入别人的梦境偷取对方内心机密的职业。”他停顿了一下,“当然是非法的。”
“他的潜意识强到什么程度?”
“他至今无法忘记他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女儿——的死。”
“这是他潜意识很强的表示?”
“梅尔,我是说我女儿,虽然已经去世,但她却一直活在他的潜意识里,您明白我说的‘活着’吗?”
“哼,如果他的潜意识真的够强,难道还操纵不了自己的心吗?”
“先生,我们只能操纵梦,人心是不能操纵的。”
“可我却有不同的观点,既然能从梦中偷取内心的机密,难道就不能从梦中操纵人心吗?”
“或许吧,先生。”
“你不是要教我怎样用潜意识保护自己的梦吗?为什么还不开始?”
“我想您已经拥有了这样的能力,剩下的只是学会如何更顺利地使用它。”
“能力?”
“能够操纵自己的潜意识防御者去寻找被困在梦境中的目标并唤醒对方,这种和潜入他人的梦境偷取对方内心机密的盗梦能力相反的能力,我们习惯称之为,捕梦。”
“捕梦?”
“一种潜意识防御能力,可以说,我要对您做的训练就是教会您怎样来防御侵入您梦境的不速之客,但即使受过训练,也不一定就能……我不得不说,我对您非常好奇,是什么样的内心能够使一个人天生就具有捕梦的能力?”
“你想一探究竟吗?”
“不了,我更喜欢自己做自己的梦。我要说的是,菲舍先生,以您现在的身份地位,也许有朝一日会在梦里碰到我的女婿,届时希望您能手下留情。”
“你对自己的女婿有成见吗,迈尔斯?”
“何出此言,菲舍先生。”
“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你的女婿,处心积虑地要引起我对他的注意,还拐弯抹角地告诉我未来的某一天他会来偷我的梦,含沙射影地暗示我最好不要放过他……你想操纵我的思想?也对,毕竟现在是在我的梦里,而你或许是一位比你的女婿更老练的盗梦者。”
“……菲舍先生,我绝无此意。”
“很好,我不希望再有下次,至于你的那个女婿,再多告诉我一些他的事情,既然你引起了我的兴趣,自然该把故事讲到底了。”

纯粹是YY

2010.09.09 (Thu) Category : 丫丫有感

其实之前有脑补为菲舍做潜意识训练的会不会是迈尔斯
总觉得老岳父就像隐藏BOSS似的……
以下随便乱写一段对话,菲舍对话的对象是自己的心腹保镖


“虽然斋藤是我最大的敌人,但在柯布的事情上,他倒是帮了我一个忙。”
“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一定要让柯布回到自己的孩子身边?”
“要捕捉一个没有退路的人是很困难的,把他的家还给他,让他自己困住自己,然后就容易下手了。”
“难道您不怕他回家之后,就此金盆洗手吗?”
“怎么可能,造过一次那样的梦,就无法再忘记那种感觉;同样的,在无所不能的梦境中经历过如此精彩的生死逃亡后,现实的平静已经成为了一种折磨,对于柯布这样的人来说是绝对无法忍受的,况且他还需要挣钱养家。”
“可是同一个目标的任务不接两次是他们这行的规矩。”
“金钱的诱惑力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大更多,我有十分的把握他会接下这件任务,哪怕他清楚其中的危险。他会来的,我等着他。”

[奠基]菲舍X柯布 (分三段补充版)

2010.09.06 (Mon) Category : 丫丫有感

“这是说好的数目。”
两旁的黑衣保镖递上几个考克箱,满满的装着现金。
“其实,这次的任务应该算是失败了吧。”柯布看了一眼那些纸钞,没有伸手去接,“我听说老菲舍死后罗伯特继承了集团,而且一上来就大手笔改革,把他的叔叔贬到南美分公司当土著去了。”
“收下吧,你现在不收下,过阵子就真的没有了。”
“怎么说?”
“菲舍开始大量收购我的股票,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吞下我的公司,垄断能源市场。”
虽然已经濒临破产,斋藤却很无所谓的笑了笑,在这次盗梦的经历之后,他似乎变了很多。被植入想法的究竟是谁呢?
“那我应该说谢谢吗?”
“别客气。”


“什么,你又要去偷罗伯特菲舍的梦?你疯了吗?!”
“雇主开价很高。”
“到底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多姆,不做同一个目标的生意,这是行业原则,而且菲舍的潜意识那么强,再次进入他梦境的危险性不用我多说吧。”
“我需要钱,亚瑟,我有孩子,我要养家,你也知道上一次任务的酬劳我都给了约瑟夫。”
“上一次的任务也是菲舍,相隔不过一年多的时间里接连两次被雇佣偷同一个人的梦,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多姆,这也许是个圈套。”
“上一次你也说不行,结果还不是干了。”
“可是最终任务还是失败了,菲舍根本没瓦解他父亲的公司,反而继承的相当顺利,还吞掉了斋藤。”
“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是斋藤又不是你,你不是拿到你的那份了吗?”
“你急需的话就拿去好了。”
“多谢,亚瑟,我的好兄弟。但是雇主那边我已经答应下来了,其实换个角度想这次的任务说不定会容易得多,梅尔的问题解决了,造梦再也无需假借他人之手,还能少一个人分佣金,至于上一次的失败……我看完全可以拿来当做经验。”
“你这是在玩火自焚,多姆。”
“我只要一句话,亚瑟,你干还是不干?”
“唉……好吧,我干,可有一点我要提前申明,有埃姆斯就没我。”
“怎么了,亚瑟,上次你们不是合作得挺愉快的吗?”
“愉快?见鬼,你从哪里看出我跟他合作的很愉快了,反正他在我走。”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反正这次的任务只要两个人就行——确切说,第二层只要我一个人就足够了,所以你不用担心。”
“你一个人进第二层?没问题吧?”
“放心吧,你只要守在外面看准时机制造穿越就行了,其他的我心里有数。”


疼痛,凝聚在最细小的神经末梢,从毛孔里发出颤抖,无止尽地向神经中枢传导,一层一层向上垒积,爆发出变成对神经本身的巨大压迫。
“植入一个想法,看似是很微小的举动,但实际上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
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四肢渐渐丧失感觉。对方用的是小口径子弹,造成的创口不大,不会快速大量流血,从他身上至少有九处中弹却依然没能死掉这点就能看得出来,现在的情况已经糟糕得不能更糟糕了。
“……改变我的人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可是一大笔债啊,柯布先生。”
他使劲地甩了甩头,略微清晰的视野里出现了刚才被击落的手枪,他拼尽最后的力气向那把枪扑过去——他拿到了,他把枪拿到手了!随即那枪口毫不犹豫地对准了他自己的太阳穴,只要来这么一下,他就能解脱了——从这该死的梦境中逃向现实。
咔哒。
手指痉挛地卡在扳机上,枪膛里是空的?!他睁开眼睛,只见那双像宝石般漂亮的蓝眸含笑注视着自己,那令人窒息的美貌向他贴近,深栗色的刘海,白皙的皮肤,鲜艳的薄唇,这张看似柔弱温和的俊容,实则阴郁、恶毒。
“哈哈哈!你真是太有趣了,难道以为到了这步田地,我还能让你轻易醒来吗?”
“混蛋!……你到底想怎样?!咳、咳……”
柯布扔掉枪,转而拽住对方的领带边咳血边吼道,眼角的余光瞥过四周环伺着的荷枪实弹的防御者,菲舍的潜意识居然强大到可以自由控制这些防御者,这实在是让人吃惊。菲舍弯了弯嘴角,依然维持着蹲在柯布面前的姿势,近在咫尺的距离让他们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本来,你的任务失败了,斋藤的公司也被我弄垮了,所以决定对你闯进我梦里捣乱的行为既往不咎,但是没想到你还会来第二次,这回是谁雇了你来偷我的机密?”
“……出卖雇主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谎话连篇啊,如果不靠出卖雇主,你早就死了不止一次。”
希里安伸手抹去柯布嘴角流出来的血,他看了看手指,又看了看柯布,然后当着对方的面舔去了手指上的血。
“我的梦进来容易,出去可就不那么容易了,看在你任务再次失败的份上,暂时就先跟你收点利息好了,柯布先生……”
“该死……你到底想怎样?!”
“既然是梦,那就做一些现实中不太能做到的事情吧。你以为如何,柯布先生?”


稍微试了试,差不多是这种感觉?
嘛~因为总觉得菲舍会是个S(喂)
另外虽说莱奥他自毁不倦,但我还挺喜欢他演的柯布
老男人要真这样也很帅不是吗,沧桑感啊~~~
腐女的智慧深不可測
saintyuu
本部落格内圖文皆禁止無授權轉載

Devil May Cry
Dante X Vergil(逆可)

FFVIIAC
Sephiroth X Rufus

MGS-TWS
Solid X Liquid

S/B
Clark X Bruce

Sherlock Holmes 2009
Holmes X Watson

Inception
Fisher X Cobb
Arthur X Eames

The Boondock Saints
Connor X Murphy

Doctor Who
MASTER X DOCTOR(逆可)
9th X 10th(逆可)
JohnSmith X 10th

White Collar
Neal X Peter(逆可)

Saint Seiya
Saga X Kanon
Shaka X Ikki

モノノ怪
解放前 X 解放後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12/14 yuu]
[12/13 rien]
[11/29 TT]
[11/28 yuu]
[11/28 TT]
最新記事
(04/09)
(04/09)
(03/14)
=v=
(02/27)
(02/21)

Powered by [PR]

忍者ブログ